地区分站
您的位置: 首页 > 资讯频道 > 人物专访 > 名人风水故事

名人风水故事

发布时间:2014-07-26  来源:名人风水故事  点击:

 

胡氏祖坟的风水传说
 
 据《龙川胡氏宗谱》,胡氏开宗的始祖为东晋散骑常侍兼中领军胡焱,原居山东青州濮阳〔今属河南〕,东晋大兴四年〔三一八年〕随元帝南下,镇守歙州〔今歙县〕。当年他游至龙川,发现这里「东耸龙峰,西峙凤冠,南则天马奔腾向上,北则长溪蜿蜒而来」,实在是一块风水宝地,后人定能升官发财,因此将族人迁居至此,卜下龙川口之荆林聚族而居。到了清代,族人为保护龙脉不受侵害,又立碑公告,禁止在龙脉上采矿、开石、烧炭。胡氏的族人迄今仍恪守祖先的这条遗训,因而龙脉一直凝翠聚绿,龙川水也依然清澈。
1、胡乃龙川四十八世
由于龙川具藏龙卧虎之势,胡氏子孙枝繁叶茂,人丁兴旺,繁衍派生成东、西、南、北、中五隅〔支,中隅为长房〕,其间人才辈出,特别是长房三十四世孙之胡宗宪于嘉靖戊戌科〔一五三八年〕考取进士,与其族叔胡富于明成化戊戌科〔一四七八年〕考中进士相隔刚好一个甲子年,更加传为族中美谈,两人后来分别官至户部尚书和兵部尚书,安徽现存的石雕精品--奕世尚书坊,即为颂扬他们而立,具有极高的艺术价值。离奕世尚书坊几步路之遥,则座落着中国重点保护文物之龙川胡氏宗祠,此祠始建于宋代,明中叶胡宗宪剿平三大倭寇,以战功获得殊荣,仕途登峰造极,官至太子太保、兵部尚书,并加少保,衣锦还乡后将古祠重修扩建,祠内大梁或正厅四周的雕刻尤为精美神奇,被称为「木雕的艺术殿堂」,有「江南第一祠」之誉。
这座祠堂,还有许多令人不可思议的地方,其正祠东侧的边房有一座看来非常小的祠堂,高度仅为正祠一半,称之副祠,属于丁氏所有。丁氏是胡氏大族的佃仆,为什么要建副祠?这有一个传说,据说龙川古村像一艘船形,又位于东源河上游的低洼地,以前常有水患,风水先生指出,船在大海中航行没有铁锚就无法停船靠岸,全村又清一色是姓胡,遇上大风恶浪难免会翻船,必须用钉将它铆住,宗族才能兴旺,所以建议从外村找来了一户姓丁的人家,让他在村边居住,并在胡氏祖祠左边兴建较矮的丁氏祠堂,让丁姓犹如铁锚将胡氏大船「钉住」就安宁稳当了,从此龙川村很少有水患。
2、只许代代单传风水术
然而胡氏先人又怕丁姓一户,年长日久,开枝散叶,会吞并胡氏家族,于是请丁姓入村的同时,也在丁姓的祖坟上做了一些手脚,说来奇怪,丁姓至今十六代,数百年来代代单传,如今执行独生子女政策,却又是生了男丁,依然与胡氏一族相依共存,此说孰真孰假,至今已难以考证。更加神秘的是,据当地老人们表示,祠堂的正梁上五百多年从来没有发现过蜘蛛网踪迹,有人说与选用优质木料有关,也有的说,关键是古祠地处风水宝地的缘故。
现在龙川经已改名,其原意是希望子孙后代之中,有人能荣登龙位,但后来为了避免过于招摇而招人所忌,故主动改名为坑口村,而胡氏一族经过了一千六百多年传承,到了现在的「锦」字辈,已经历了四十八世,虽然胡氏一家由太祖父胡永源〔龙川胡氏中房四十四世裔孙〕开始,已转往泰州发展,并在当地创基立业,但胡永源祖孙三代依然归葬故里龙川,牌位入龙川宗祠受族人祭祀,其父亲、祖父坟墓地点皆清晰可辨,连胡的伯父胡增鑫于上海逝世前,也特别叮嘱女儿将其骨灰送返坑口村安葬,可见胡氏荣登龙位依然是受惠于故里龙川的龙脉风水。
3、胡氏祖坟财福汇聚
对于当地的风水故事,村民都津津乐道,据说,胡氏一族虽然早在东晋已聚居龙川,却住宝山而不识占好风水,故虽子孙繁盛,人才辈出,但身居高位的却不见多,后来获得风水名师指点始出大官,到了清朝更连出胡富和胡宗宪这两位户部尚书和兵部尚书,而建于清代的胡氏祖坟,设于村中农地,前面有两条小溪,属两水夹金格局,又像被龙、虎、凤包围,为财气和福气汇聚之处,所以胡氏才因此当上大官。不过,这些村民毕竟是外行人,所言自然作不得准,那到底胡氏祖坟风水如何呢?《奇闻》今期请来了曾亲临绩溪坑口村堪察的风水名师林元群师傅和黄山居士,为大家直击胡氏祖坟龙脉风水。
奇:代表《奇闻》记者
林:代表林元群师傅
黄:代表黄山师傅
奇:两位师傅,中共新旧两位党总书记都是祖籍安徽,请问当地风水何以如此之盛,竟然连出两位中国当代领导人呢?
林:自古以来追寻帝皇的龙脉气象,所用都是计算天象「太乙神数」,这是因为皇帝之诞生乃是天命所归,而不能单靠一般堪舆地运风水之术寻出,俗语有云:「一流地师望星斗,二流地师看水口,三流地师满山走。」真正风水名师往往能先算出当前天象旺气之所在,再于此方寻求旺风水优良之好穴,自然比其它地方早发早应得多,否则一人之力有限,又怎能通山乱走去寻遍天下宝穴呢!那为什么现在安徽之龙气如此之旺呢?这与「太乙神数」计算出来的天象现时正旺艮龙有关,因为中国之山川龙脉,全皆发源昆仑山,脉山八方、乾坤坎离兑五龙入外国,艮震巽三龙入中国,其中黄山正是流入中国之艮龙的秀气所锺,集众岳之优点,为安徽南部的太祖山,所谓「人无祖宗何以出,山无祖山何以来?」是以山之有祖,譬如树之有根,根固则枝叶茂,根废则枝叶萎,所以大凡山脉起祖贵则结穴必贵,山脉起祖贱则到头亦贱。《珠山集》云:「寻龙法,看龙宗,祖宗高大子孙雄,若是龙祖微弱了,到头气化也相同。」胡氏祖籍的绩溪和江泽民祖家之旌德均在黄山的龙气所荫之下,本身的龙穴都万山朝拱,聚气有势,所以两人能同分其贵,得以先后成为中国当家作主的领导人。
奇:那么胡氏的祖坟风水又如何呢?
黄:胡氏的祖坟正葬于坑口村隔河的龙须山脚下,其东连七姑山,有双峰,形似马鞍,为天马形,山上多奇峰怪石,石骨嶙峋,为诸山雄长,远望耸秀,可观可爱;近看岩巉,可畏可惊;晴则青黛登霄,雨则云光化幕,有如聚枪竖立,名曰龙楼宝殿,可见其龙气早透,早在明代陈章就有诗赞云:「大峰小峰如削铁,绝顶摩空更红绝,道人何处架飞云,直上峰头看龙穴。」其主峰龙峰〔胡氏祖坟之太祖山〕海拔一千四百多米,顶有龙池,四时不枯,水能阴养龙脉,为天汉,龙所潜藏,故有天池之龙脉,主出帝王将相。如吉林长白山之天池,满人葬之,发出满清皇朝。次峰白沙峰〔胡氏祖坟之少祖山〕,有龙台岩、石门、飞瀑流泉,风水亦佳。这里葬有胡总书记近代多位祖先,由清朝晚期到二零零一年都有,其中有四十五世、四十六世、四十七世,外表看来共有七个坟墓之多,历时三世有多,久承龙气,故能荣发子孙。这个龙穴的优点之多,几可说数不胜数,先讲峦头地理,龙须山的龙脉由南往北,逆水而上,可见其力量宏大,最后转左侧身,犹如将军驳腰,冲身而下投局,故其来龙极之有力;穴地之所在地形如蜂腰,最能藏风聚气;其穴之左右护卫雄壮,有双重青龙白虎包护,形成两个明堂,后有重重靠山,故贵人多助,靠山得力,前方群山朝迎呼应,而且五星俱备,九山围绕,暗合九五之数,贵不可言,然而单只于此还只能应将相,必见午戌才可出帝王,刚好戌峰的辅星又与龙须山的午方相应,虽然未知寅方是否有山来三合,但午戌已能半合为火,故帝王之气象已基本成形,之所以应在胡氏身上,是因为他生于壬午之年,吸到此龙穴之午火旺气,你看去年他登上党总书记之流年又刚好是壬午年,就可见一斑;穴前有水由南而送,又有龙身水由第一明堂包贴龙穴,龙颈上更有一个终年不断,四秀不枯之泉水,生气源源不绝而送,可谓「龙真、穴的、砂环、水抱」四美俱备,实在难能可贵。
4、来龙座向均吉数
再以玄空法来计算此穴的来龙坐山向法来水之理数,要合成十、合五之类的生成之数,才可为吉。这比较复杂,我就不说太多,单举两个例子,譬如来龙与向为9〔午〕+6〔干〕=15;坐山与水为4〔巽〕+1〔坎〕=5,都合吉数,其它合成的理数也有吉无凶,真可谓妙不可言。
奇:最后请问一下师傅,现在七运将去,明年登䁖的八运会否影响胡氏的祖坟风水呢?
林:应该不会,因为八运飞星来向也利他的祖坟风水,配合起来到山到向,旺丁旺财,向首巽方八、六同宫,有水不独发财,更主文士擢用,武科发迹,而且八运为艮土,正与天象所旺的艮龙不谋而合,对胡氏只有利而无弊。
奇:胡氏为中国新一代的领导人,他的祖坟风水大旺,能否惠及中国国运,令我们一般普罗大众得享太平安乐的日子呢?
5、毛风水遭破坏致十年文革
林:这是当局之事,不过现在却有一个危机,因为自从当地出了江泽民和胡氏两个领导人后,游人明显增多,引起了商界开发龙须山作为旅游新景点之心,今次我们到坑口村堪察风水,就已听闻得当地的「航佳集团」有意付诸实行,此举万万不可行,否则后果极为严重,因为龙须山既为胡氏的王气龙脉所在,一旦被错误开发,破了龙气,则意味中国将有改朝换代之事,届时必有一番龙争虎斗,可能会殃及普罗大众,即使龙脉不完全破坏,只要出刑损伤,情况也同样不妙,因为据传中共开国领导人毛泽东之所以搞出文化大革命,就是因为国民党暗中派人破坏他的祖坟龙脉,失了准头,变成不汤不水,结果令毛泽东晚年神志不清,连累百姓白捱了十年浩劫。其实不只是当令的龙脉应受保护,连不当旺的风水龙脉也应加以保留,好像胡氏一族自古以来就葬在龙须山脚下,之前虽然未有人葬中旺发皇帝的龙穴,但也保得胡氏人丁绵长,祠堂书坊历劫不坏,如早经破坏又如何可以留得这上佳风水宝穴,给胡氏祖先三代享受呢?再者安徽之所以可以在近二十年连出两位领导人,除了受天象旺艮龙影响之外,也与当地重视保护风水的风气有关,否则艮龙所包括之地极广,黄山也不只是安徽的太祖山,何以偏旺安徽呢?这就是因为安徽的风水千百年来保护改善得当,所以当其它名山大川的风水宝地被破坏得七七八八后,就轮到安徽当旺,否则以安徽古时穷苦贫乏的恶名,风水好极有限,又何能有今日的发扬呢!
 
(坑口远眺)
徽州人杰地灵,重视教育,几百年来,出了无数文人雅士。古时都讲“学而优则仕”,因此徽州确实出了不少当官的,有的村子里一家祖孙三代当丞相,这倒不稀罕。但是现在连续两代中国最高领导人的祖籍居然都是在徽州。江老板祖籍是徽州(现在江西省婺源县江村),***的祖籍也是徽州(现在的绩溪县坑口村)。
过去绩溪是个偏僻的地方,现在方便多了,在徽杭高速就有一个出口到绩溪。沿途景色优美,道路也极好,像一条旅游路,人车都不多。在乡间弯弯曲曲地开了一阵子,胡家祖居所在的坑口村就展现在路边。
站在村口望去,感觉这个地方很奇特。乍一看并不起眼,靠着小山顺着一条小溪,开口处并不宽阔。但细看看,就有意思了,稍远处有一架大山,山体发白,像一个大屏风,村庄两边是小山,就是那种传说中的“左青龙右白虎”的架势。小路弯弯进入村庄,小溪自然分开,绕村而过。盛夏期间,村庄周边郁郁葱葱,村口照例有大的风水树。从村口望去,一叠叠的徽派建筑,白墙黑瓦,小村静谧而沉稳地守候在这里,在这里感觉时间停滞了。它好像在等待着什么,大概在等待他的子孙们回来,也许是等候着先人的预言和期望成为现实?
 
坑口,古称龙川。此地背靠龙须山,面向凤头山,有龙川溪穿村而过,汇入村子南面的登源河。龙川胡氏的始祖是东晋散骑常侍兼中领军(大概相当于现在一个军分区的头头)胡焱。胡焱原居青州濮阳县板桥村,东晋大兴元年(公元318年),他奉旨提兵镇守歙州,胡焱大概精通风水,在驻守期间,他经过龙须山,一见当地山水不同寻常,想想看,一个地方前有凤头后有龙须,又有龙川溪穿过,这地方还了得。中国人都想当皇帝,这等风水宝地不能不占,胡炎于是决定举家迁至此地,依山傍水定居下来,当然,贤人还会奉行中庸避祸原则,想当皇上是要遭来祸殃的,因此,胡氏先人就将龙川改名坑口。“坑口”的意思就是潜龙之处,总有一天胡氏子孙会有飞黄腾达之时。谁知道这一等,就是48代,近1700年。
按照胡家祖先的设计,坑口村就是一条大船。村庄成船形,龙川溪到船头处分为两支,左右蜿蜒从村庄两边流过。全村人都姓胡,在皖南话中,“胡”与“浮”发音相近。有船有水,又能够浮着,村庄背后就是龙须山,这当然是好风水,龙川胡家就驻守此地,只等着潜龙飞腾了。但这个风水有一个命门,就是万一世事动荡风雨飘摇,浮动的船扎不下根,有可能随波而去。这一命门令胡家人忧心重重。恰巧,有一位名叫赖文正的风水先生路过此地,看到这儿的风水击掌叫好。对于这个命门,他告诉村民,船要想稳定,须靠铁锚。铁锚是丁字形的,所以得找一户丁姓人家搬来龙川而且得住在村头。按照赖先生的指示,胡家人找到一户丁姓人家迁居龙川,胡家人对丁氏好生照顾,就让丁家当胡氏祠堂的看祠人,衣食无忧。但是由于担心姓丁的人口过多,“钉子”多了要戳破大船,据说赖文正还偷偷在丁家祖坟上做了手脚,让丁姓只能代代单传。这虽然是个传说,但坑口的丁姓至今已单传了16代确是事实。我在村里问了一个姓胡的小女孩认识丁家人吗,她说丁家的孩子就是跟她同学,还是一个独子。
龙川胡氏以教育为本,村中私塾是少不了的。不管你家官做得多大,经商有多少银子,你的子孙考不上功名还是受人耻笑。因此,胡氏家族历代人才辈出,光进士就出过24个,其中最兴旺的时候是在明代中期。胡氏在明成化年间出了一个户部尚书胡富,60年以后的嘉靖年间又出了一个兵部尚书胡宗宪。这两位一个是“大司徒”财政部长,一个是“大司马”国防部长,令龙川胡氏骄傲不已。
史载胡富“居官清正多盛德”,因不肯与人同流合污,辞官归隐乡里。传说,皇上后来派员到乡里看望胡富,此官在村口看到胡富正背草赤脚过河。他没有想到,堂堂前户部尚书竟是这样清贫,于是如实禀报,皇上十分感动,下旨造了一座“官桥”。
胡宗宪更非寻常之人。这是一位读明史必须了解的人物。他与海瑞同时代,与严嵩有交往。胡宗宪官至兵部尚书,统领七省军事,成为一代抗倭名将,在他麾下,武有戚继光、俞大猷,文有徐文长(渭)、茅坤、沈明臣,还有一位高级军事参谋——明代地理学家郑若曾,他曾协助胡宗宪编撰了著名的《筹海图编》。
胡宗宪抗倭,“攻谋为上,角力为下”。在徐渭等人的策划下,他屡设奇计,用剿抚兼施的策略成功地瓦解了倭夷,剿灭了陈东、王直等一伙投靠倭夷的海盗。胡宗宪每役或穿戴胄甲,在第一线挥舞小旗指挥战斗,或运筹帷幄指授方略,出生入死,为戡定倭夷立下赫赫战功。官场昏暗、伴君如伴虎。就在胡宗宪奋勇平倭的时候,先后5次受到弹劾,最后只得屈死狱中,留下“宝剑埋冤狱,忠魂绕白云”的千古浩叹。
位于村中心的是胡氏宗祠,宗祠最终落成于明嘉靖丁未年(公元1547年)。祠堂为七间三进建筑,占地面积1617平方米。前进是22米宽的重檐歇山式高大门楼,门楼内上方高悬‘龙川胡氏宗祠’匾额,书写祠堂匾额的是苏州才子文征明,当年就在兵部右侍郎、总督胡宗宪手下充任幕僚。双开的祠堂大门上的两位彩衣门神执刀相向而立,神情肃穆。在祠堂正门的门楣上现在悬着的是一块新匾——江南第一祠。宗祠门楼的额坊上挂有以胡宗宪抗倭灭寇的战争场面为题材的木雕,享堂东西两序的隔扇,用浮雕的技法雕出荷花,象征“出淤泥而不染”;寝楼阁扇有“百瓶图”,百花百瓶无一雷同。胡家祠堂被专家们誉为“木雕艺术殿堂”。为褒奖丁家人为胡家护驾守祠有功,胡家人还在祠堂东侧为丁姓盖了一座副祠,但副祠格局比胡家祠堂小得多,而且各种尺度都要小,以示主次。
在村里拐来拐去地找到了***的祖居,一个小小的青砖门楼,院门上钉着一个蓝底白字的门牌:大坑口村10号,院门紧锁,当地人说现在无人居住。 
明清两代,绩溪徽商鼎盛。龙川胡氏有大批子弟外出经商,有的告老还乡,有的迁徒定居外地。19世纪初,龙川胡氏中隅44世裔孙胡永源十六七岁离乡,辗转到了江苏泰州黄桥,先在一家杂货铺当伙计,稍有积蓄后与徽州同乡合股开了一爿“裕泰和”茶叶店,自己仍在原店打工。积蓄渐丰后又到季家市独资开了一家“胡永泰”茶叶店,不久“裕泰和”同乡退股,胡永源便开始独资经营。 
胡永源独生子胡树铭(45世)子承父业,经营黄桥、季家市两店,生意兴隆。胡树铭生有四子,四子胡炳衡(***祖父,46世)喜读诗书却屡试不第,抑郁成疾中年亡故。***的“锦”字辈为48世。泰州胡氏虽然迁居在外,但绩溪乡音不改,龙川乡俗不变,死后仍归葬故里龙川,牌位入龙川宗祠。
就这样,“龙川胡”的族人或聚或散,在各地枝枝蔓蔓地繁殖生息,坑口,这个小村庄始终温馨恬静地等待着,用1600多年的时间,才等到潜龙飞升的一天。
 帝王将相宁有种乎?环境还是造就人才。靠宗亲维系血脉,用祠堂维系传承,赖风水奠定基础,蒙教育赢得功名,中国人的祖先确实高瞻远瞩啊。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

  • (0)
  • (0)
  • (0)
  • (0)
  • (0)
  • (0)
  • (0)
  • (0)
查看更多点评>> 网友参与评论已有评论